嘉应学院梅水徽音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1999|回复: 4

夜未央

[复制链接]
院系
化学学院
级别
2013级
发表于 2014-11-19 12:5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楔子
我们相遇的时候,她穿着一条洁白的连衣裙,挎着一篮鲜花正沿街叫卖。
那时,我穷困潦倒,并不想买花,可是,她却朝我这边走来。
先生,要一束花么?
当她这么问的时候,我已经想好了婉拒的言辞,不过,在抬头的间隙,我却无从开口。
我看见了她的笑脸。
那张与鲜花十分匀称的笑脸,令我觉得她就是一株向日葵,从太阳升起那一刻起,便面朝阳光,灿烂花开。
在她殷勤注视下,我伸手从花篮里挑了一枝白月季,然后双目平视看向她的脸。我没有勇气询问她,这花值多少钱。
她安静地看着我,笑着说,这花送给你,记得以后来店里关顾。说着,她递给我一张精心制作的卡片。上边除了花店的地址和简单的联系方式外,还有一行漂亮的手写字:祝愿你幸福快乐!
然后,她从我身旁离开,继续沿街叫卖。

【1】
不知为何,从那天起我一直念念不忘,甚至如此肯定:遇见她,若不是上天安排,就是命中注定。
不可思议地,我所考虑的问题,不再是如何填饱肚子,而是如何才能去她的店里买一束鲜花。
我想,我可以不再畏惧排挤与责难,竭尽所能,四处去求职。只要有人愿意收留我的地方,那里便是我的天堂。在那里,我会虔诚地接受天使的洗礼,恭敬地服从上帝的旨意。
可是,我依然在害怕,害怕泄露自己的身份,害怕被别人得知过往。那样的话,我即便跟过街老鼠别无二致,无论跑到哪里,人们的厌恶都一如既往。
我时常在夜深人静的时候,独坐在街边的长椅上,借着明亮的暖橙色路灯,看着手里边的卡片。里边簇拥着呈现环形的美丽花朵。白色与红色相互交缠,紫色与黄se相互盘绕。在定格了的画面里,那个女孩捧着一篮鲜花,在阳光一般灿烂地笑。
那样的笑容,仿佛白月光洒落心间,在苍凉之中用无以言说的力量将我救赎,令我发觉世间除了灰暗,还有其他的色彩。
终于,我有了认真活下去的理由。
我穿上了洗得发白的衬衫,穿上了牛仔裤和帆布鞋,去往一家餐厅。我希望可以在那里找到一份工作,服务员,清洁工,都可以。
见到了餐厅老板,那是一位将头发梳得一丝不苟中年男子。我保持淡淡的笑容,静静地让他以评定似的目光打量自己。我原以为这次或许会成功,可是,当他说要看我带来的简历时,我想,一切到此为止了,尽管我多么希望他可以高抬贵手,不需要给我留面子,给我留一个机会就好。
在递上简历的那一刻,我站直了身子,用看待上帝一般的眼神望着他——我的一切表情与细微动作都在恳求。
他翻看了一下简历,让我到门外等候。不知道过了多久,灯光亮起来又昏暗下去。终于,人潮散尽。我没有在他的门口继续停留,而是退到了餐厅的旋转门外。我还在想,是否需要退到更远一些的地方——他是在给我留面子,让我自己识相地离开,但我却迟迟不肯离开。
几天之后,不知道是我的等待让他相信了我的诚心,还是他破天荒地怜悯了我的不幸,总之,我穿上了鲜亮的制服,在流光溢彩的餐厅里,询问客人们的需求,为他们端上各式菜肴。
辛苦了一个月后,我如期拿到了薪水,有余钱可以去那个女孩的店里买花。

【2】
循着熟悉的街道,我一路赶到了花店。
在这之前,我已经来过许多次,不过,每次我都只是静静地站在电话亭旁,远远地看着她接待客人,为他们介绍含苞待放的花蕾以及灿烂盛开的鲜花。
这次不同,我站在落地玻璃窗前整理衣衫,然后快步走进了花店,迎面而来的是她的笑脸。
第二次面对面,令人觉得恍若隔了几个世纪,却又好像在很早之前就已经熟悉。即便如此,在她面前,我的青涩表露无遗。
我来买花!
你不是来买花,那是来干嘛的呢?
我说了一句笨拙的话,遭到了她的调侃。
接下来,她领着我在不大不小的店里奔来走去,耐心地向我介绍她和她的妈妈一起栽培的鲜花,还带我去参观与花店毗邻的玻璃温室。
阳光透过温室顶部的衍架渗透进来,在空气中游荡的紫外线给人一种针刺的温热感。虽然已是夏末,但许多花儿照常生长。温室里白花居多,其他色彩艳丽的较少。她向我解释说,她喜欢纯净之物,特别是洁白的鲜花。
一路绕来,她都在说她与她妈妈的事情。虽然我不知道她为何要跟我这个外人说这么多话,但我却很乐意倾听。很快地,敏感的我便发现,在她的言语里,没有出现过父亲两字,这两个我永远憎恨的字。
莫非她是怕我反感?莫非她知道我的事情,包括我的过去与现在?我有点焦虑,也有点不安,却又想跟她多呆一会儿。
交谈了半个钟后,我挑了一朵白月季,然后走到店外与她挥手道别。回头观望时,她就像是卸下了蜂花粉的蜜蜂,轻松愉快地去招呼其他客人。
从那天起,每天下班后,我都会去她店里买一束白月季,但我不会停留太久,以免妨碍她店里的生意。这样的想法,很快被她洞悉。于是,她留我在店里帮她一起招呼客人,酬劳是让我随意挑一些花朵带走。
我告诉她,我不想要酬劳,每天卖给我一朵花即便足矣。

【3】
买花,是我小小的心愿,不过,买花需要钱。
钱,令人既爱又恨。但对我来说,却只有恨。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我都在考虑要不要亲口告诉她我的事情。可是,每当我面对她的笑脸,就会发现自己根本没有这份勇气。
每个人都有不堪回首的过往。有人说他不曾有过,其实,不是真的没有,而是他在浮华而虚幻的时光里逐渐淡忘。
对我来说,过往都是不堪回首的,也是难以磨灭的。
记忆里的灰色画面,那是我在是非中徘徊;记忆里的咸涩泪水,那是我的悲伤在蔓延——家庭破裂在无法挽回的伤害之间。我永远憎恨那个男人,那个整天无所事事、最后还丧尽天良的男人。他竟命我去盗窃,害我身陷囹圄。
等到被释放,等到重获自由,我才发现,世人的眼光变了,变得冷漠无情,变得飘渺遥远,就连我的母亲,也离我而去。
家变成了一间空荡荡的房屋,被出租,被当卖,被我所不认识的人占领。我想,我在重获自由的那天,也失去了所有。
到了后来,尽管有人给我捎来母亲留下钱和一封信笺,我也不再期望什么,将它们统统丢进了垃圾堆里。
如果,“时光可以倒流”这个命题是真理,那么,“谁也没有过错,过错的是时间”这句话即便成立。无论如何,我绝对不愿回到过往,我宁愿一个人去流浪。
在这座陌生的城市里流浪,我抹去了身上的臭味,带上了各种面具,为的是求一线生机。在许多个狂风暴雨的夜晚,我还想过将自己坠入河中,任由湍急的水流将我带走。
幸运的是,在那个阳光灿烂的午后,我遇见了那个女孩。
在遇见了她之后,我觉得自己的人生将会改变,是的,我的人生确实在一天又一天地发生转变——所有的伪装与彷徨,所有得失与恐慌,就连小小的阴霾也乘风而去,不复往返。虽然这样说有点夸张,但我确实感觉自己如获新生。
在这座城市里,我有了一份稳定的工作,下班后还可以去她的店里同她一起招待客人,再从她那里买一束白月季,然后回到自己的小窝里,将新买的花朵插在水瓶里。
夜晚,它为我送来幽香,下一个夜晚,凋零。

【4】
花的一生,从离开泥土的那一刻起,就像是脱了壳的蝉,在短暂的时光里无休止地鸣唱,最后死去,被遗忘,被消亡。
身为人是一件很幸运的事情,因为,就算被别人厌恶,就算被别人抛弃,也可以通过自己的努力来改变命运。
我时常在睡梦之前如此感慨,特别是在窗外下起雨的时候,我躲在温暖的被窝里,甚至会在涌上心头的幸福感中热泪盈眶。
我想,我应该感谢上帝,感谢它让我如愿以偿,不过,我还想继续用自己的努力来实现自己最大的愿望。
人们常说,总有一天,可是,这一天到底何时到来?为了不让自己停滞不前,为了给自己源源不断的动力,我将那张卡片贴在我的床头,每天起床时看一眼,然后心满意足地去工作,再去照顾她的花儿,去赢得人们的幸福与欢乐。
就这样,日复一日,秋天很快过去,冬天已然到来。
在初冬的一个周末,我一如往常去她的店里帮忙。虽然店里的花不如春夏两季的繁多,但还是有不少客人上门,都是些常客。
那时,我正忙着给花朵喷润,突然,听见一个客人在跟那个女孩攀谈。
最近,都没怎么看见你妈妈,她又去找工作了?
嗯,我妈妈一直都很忙。花店基本由我一人打理,当然还有我请来的这位帅哥。
……
听到帅哥两字,我固然很高兴,但是她们的谈话却令我心生困惑——花店的收入已经很可观了,女孩的母亲为何还要另找工作?还有,我每天都来花店,却从未见过她,若不是女孩时常跟我提起,我甚至不会想到有这个人的存在,这又是怎么一回事?
是我这人太过于敏感,还是其中另有缘由?
等到客人们都走后,我悄悄地去问女孩,你妈妈是不是不喜欢我?
她听后一脸苦笑,放下手中的花朵,反问道,你都没跟她见过面,怎么知道她不喜欢你呢?
话虽如此,但她的话并不能缓解我的不安与疑虑。
为了弄清事情的原委,那天夜晚,我一直留在花店帮忙。我想,至少让我见一见她的母亲。之前,可能是因为我来的时候她都刚好不在,那么,只要我一直留在店里的话,就不怕她不回来。

【5】
时候不早,我让女孩先去睡觉,由我一人看店。
我看着花店的壁钟,百无聊赖地数秒。
终于,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在朦胧的睡意之中,我隐约听见了急促的脚步声。
女孩的妈妈回来了。在她前脚跨进店门的那一刻,死守在门旁的我立即起身向她问好。我本想给她留下一个良好的印象,可是,当我将目光落在她的脸上时,却发现她正一脸错愕地看着我。
面对她那过激似的反应,我一脸茫然地愣在了原地,过了许久才缓过神来。突然间,我想起了什么,却又陷入了迷惘——站在我眼前的这个女人,除了岁月在她的眼角和面颊上留下的年轮外,从脸型到眉形竟然都与我记忆中的那个人一模一样。
我以为是我看错了,但那只不过是因为我不肯接受,这确实令人难以接受,眼前的这个人……
妈妈?我张开了嘴巴。早已消失在心里边的这两字,突然间在胸膛内旋转,升腾,坠落。
在不断颤抖的视线里,那个女人的表情由惊愕转为哀伤。她看着我无语凝噎,然后闭上了眼睛低下头去,而我则僵在了原地,早已不顾及自己的形象,疯狂地抽搐着脸颊和手部的肌肉。
这不是在跟我开玩笑么?我竭力消化这个事实,却顿时失去了理智,大声质问她,你怎么会在这里?你是她的妈妈??
没事的,一切都会过去的。她伤心地说,你别再问了,可以么?
我不可能永远都不闻不问,我只想知道我不明白的事情!
僵持了许久,在那个寒风冷冽的夜晚,真相被抽丝剥茧般地揭开,然后如狂风暴雨般突袭而来。我蓦然发现,我是一个多么愚蠢的人。
家庭分裂。我原以为这个词便足以说明一切,但我却没想过,它太过于笼统。我一直怨恨父亲伤害了我和母亲,但我却不知道,是母亲有过错在先。
父亲,之所以酗酒,之所以颓废,之所以那般待我,都出自于他对母亲的怨恨。
母亲,之所以离我而去,之所以替父亲还债,之所以想方设法帮我重拾希望,都是因为她种下的罪孽。

【尾声】
事到如今,一切都是造化弄人。
遇见那个女孩,既不是上天安排,也不是命中注定,而是那个女人开的一场玩笑——她本想让我们简单地相遇,然后简单地生活下去,却没想过我们两人之间的感情会像开花一般绽放出别样的色彩。她现在的忏悔,就像是世纪末日的地震与海啸,再怎么猛烈也没有任何意义,不会有任何人来倾听。
我原以为自己已经走出了黑夜,到头来却发现自己只不过是站在了路灯之下,而那个女孩也跟我一样,沉浸于朦胧灯光的包围圈中。
倘若她看清了黑夜,恐怕会伤心欲绝,所以,直到最后,我还是希望她继续沉醉下去,可是,我的愿望注定无法实现,它在我幡然醒悟的那一瞬间,化作泪滴坠落地面,下一秒支离破碎。
那个女人也不愿让她心伤,因而从未告诉她真相,只是告知了她我的存在,告知了她我是一个亟待拯救的人。
如果,时间可以倒流,那么,谁都没有过错,过错的是时间。我伤心地重复着这句话。
在那个夜晚,将尽未尽的时候,我从店里买了一支白月季,然后走出店门,不再回头。我想,只有这样,才能让一切平息,让一切回归寻常。
从那以后,我断绝了与她们的联系,切断了所有相关的回忆。就好像,我从未来过这座城市,也从未来过这个花店;从未见过那个女孩,也从未见过她的母亲。
我开始一人在城市与城市之间流浪,用尽一切来冲淡过往。悲伤我早已习惯,可是我也明白,爱是人的本能,我可以不说出口,却无法停下心跳——这就是我至今还活着的理由。

(最后的一篇文章,纪念在此的过往,希望各位读友喜欢)

评分

参与人数 1金币 +10 收起 理由
卖大饼的蒙奇奇 + 10 0.0感觉跟之前的不一样。。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院系
外国语学院
级别
2012级
发表于 2014-11-21 19:31 | 显示全部楼层
0.0                                                
新鲜大饼  放心品质  5金一个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院系
计算机学院
级别
2008级
发表于 2014-11-23 09:51 | 显示全部楼层

卖饼的给我来个老板娘打包带走、、、

ps、周溪果然是人才多、、水平高、这楼主文笔不错、看得我都感同身受、、关于最后一句作为终结、可不是很好、
毕竟这里还是可以随时来玩玩的、有些地方可以放肆地宣泄文笔和才华也是挺好的、、还有就是楼主那么多金币不给我实在是可惜啊、、
不想太潇洒想着心中的坏主意、忍不住得意地、嘿嘿嘿、奸笑几声、、、、、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院系
政法学院
级别
2010级
发表于 2014-11-24 11:09 | 显示全部楼层
让我印象深刻的化学学院在周溪发文章的一个是叶客城,一个是艾尤尔
陌上归来,缓缓而归矣。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院系
化学学院
级别
2013级
 楼主| 发表于 2014-11-25 19:28 | 显示全部楼层
彬彬10 发表于 2014-11-24 11:09
让我印象深刻的化学学院在周溪发文章的一个是叶客城,一个是艾尤尔


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
——在这浮华而虚幻的时代里,再也找不到属于自己的归宿。如愿以偿的前提是心甘情愿。只有一个花开静默的地方才能让人真正得到解放,只有一个芳草清幽的地方才能让人久留。任何人,在经历了人情冷暖与世事沧桑后,才发现原来自己想要的不是浮华若梦,而是青葱过往,回首无憾。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联系我们|嘉应学院梅水徽音 ( 粤ICP备05007487号 )

GMT+8, 2021-2-27 11:26 , Processed in 0.145242 second(s), 22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