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应学院梅水徽音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1904|回复: 8

《简单爱》

[复制链接]
院系
化学学院
级别
2013级
发表于 2014-10-26 11:3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

在白色蔓延的雪地里,一辆列车从我身前呼啸而过。
涡旋卷起的雪花在寒风中的翻飞起舞,模糊了定格了的狭小的视线——透过铺满橙黄se灯光的车窗,我看见一个一闪而过的身影,她依靠在窗前,双手搭在冰凉的玻璃上,看向窗外……
这是我日复一日重复的梦境。
在一个寒冷的冬天早晨,我从梦境的深处醒来,裹着厚厚的被子坐在床头发呆。
我尽力地睁开眼睛,看着手中的那封信笺,又在从窗外射入的刺眼白光中闭上。呼吸不断带入冷冽的空气,鼻根在麻木的刺痛下不断抽搐。
难以抑制的灼热钻入了脑袋深处。再也无法自控,心被不断上涨的潮水湮没,被咸涩的液体包裹。
明明就紧闭双眼,却可以清晰地看见,从挣扎的内心中升起了一个又一个肥皂泡,在白色压抑的球体里,不断地浮现出与梦境迥然不同的景象。
从西沉的落日开始,沿着橘红色的光辉透入大气,然后在浅浅的云层里飞速下降,视野渐渐缩小,最后停留在一片树立着成排香樟树的郊野。
郊野里有一个看似废弃已久的车站。空无一人的候车厅里,有几只麻雀在啄食面包屑。门口的那台自动贩卖机里空空如也。白色的雨棚像堆叠起来的肥皂泡遮住了狭长的站台。
月台的长椅上坐着一个少年,他带着印有黑色猫咪爪印的白绒绒的耳罩,在夕阳的斜照下听着从内嵌的耳机中不断流出的音乐。
在每一个即将沉沦的夕阳里,无论晴朗还是阴郁,他都会逃离身后那座被纵横交错的公路贯穿的城镇,来到这个罕有人迹的车站,等待着一个会准时出现人,一个他所向往却从未将“喜欢”二字说出口的女孩。
他永远都不会忘记他们的初遇,或许没有肥皂剧中那般浪漫的背景,不过,那的确是一个夕阳无限美好的黄昏。
少年少有地离开了月台,走下了被粉刷成白色的水泥阶梯,像小孩一般沿着狭小的铁轨往前走。
不知道什么时候,一条漂亮的影子被夕阳拉得长长的延伸到身前。他抬头看去,在望不到尽头的铁轨上站着一个披头散发的女孩。她以同样惊讶的表情看向自己。数秒的对视过后,她拉起了跨在身侧的单肩背包,转身小心翼翼地沿着铁轨离开,消失在散发出耀眼光芒的远景里。
从那以后,少年在每一个黄昏都会出现在车站的月台上,装作若无其事的听着循环播放的音乐,不时偷偷地看向铁轨,再看向远处的地平线,期待着第二次、第三次、第四次直到永远的相遇,在这片无风无雨只有风尘滚滚的郊野里。
若是神明听得见他的心声,恐怕早已振聋发聩,不得不不厌其烦地为他安排一次又一次的相遇。然后,在一次又次的相视中拉近两人的距离。
于是,在另一个夕阳美好的黄昏,两人不再是隔着百步之遥远远相望,而是各自坐在长椅的一端,看着随风摇摆的香樟树叶和在风中扶摇而上的干燥的烟尘。
两人不曾说过一句话,尽管少年是如此地渴望。哪怕只是简单地问好,简单地说说今天的天气和候客厅内的那几只不用飞往彼方过冬的麻雀。可是,他不想破坏这一份安静的怦然心动。或许不用说话就能明白对方的心意,明白她为何要在每一个夕阳下出现在这里,与自己坐在被风沙洗刷了几个年岁的月台上,恍若隔世般地吟赏烟霞。
这是一份无声的守候,执着地守候着彼此曾经孤独过的心灵。

2

在最美好的年华里,遇见最美好的你。
仿佛梦想成真般,两人同住在一座城镇里。距离不远,打一趟车便可以到达对方的门口窗旁,无声地交流着彼此的心意。
在每一个早晨里,空气清新也好,烟雨朦胧也罢,路旁的传单和街边的长明灯总是笼罩一层薄薄的水汽里,像是在云端漂浮般目送着那两个远去的身影。
一起走在寻常的校道上,为了避免闲言碎语,两人总是相隔几步之遥一前一后走进学校的大门,在回头对视一眼后各自走向熟悉的教学楼。
为了在傍晚分享得更多,两人努力地过着每分每秒,不错过任何一个时刻,而最值得纪念与铭记的时刻发生在那个白色情人节的夜晚。
在交相辉映的彩灯与广告牌下,青年男女结伴而行,走在人潮四起的街道上,寻觅着只属于两人的时空。希望用百分百的真心实意来赢得对方的倾心,于是,将准备好的巧克力和刚从温室里采摘的玫瑰花送给对方,再顺带献上一个温暖的拥抱和一个轻轻的kiss。
对于少年来说,这些都太过矫情。尽管他愿意用积攒的零花钱买一大堆巧克力和一大束玫瑰花,也无法提起勇气送给那个女孩。
他希望用自己的方式来表达自己的心意,哪怕再怎么稚嫩再怎么渺茫,只要能够让她感受到自己的存在,让她听见自己的心声即便足矣。
少年明白,女孩需要不是玫瑰和巧克力,也不是敖贵的化妆品,而是一些更好的日常用品。于是,他跑遍了整条商业街,又跑回了自己家里,把林林总总的东西一起打包,然后出门打车前往女孩的家。
这是他第一次主动前往她的家。在过去若是没有女孩的邀请,他就绝对不会去打搅她。不过,今晚是个非常特别的例外,他在心里默念,请原谅我这一次!
在按下门铃的那一刻,少年的心跳得很猛烈。
女孩从未向他提过任何要求,因此,这是他第一次送礼物给她。或许不能称之为礼物,这只是一些洗浴用品、发卡发带和一些可爱的饰品。
在门被打开的那一刻,不出所料,女孩一脸惊讶地看着他。
少年在内心提醒自己,既然已经来到了人家的门口,就绝对不能退缩。他认真地看着她,语塞了许久,提起那一大包杂货品,说,情人节礼物。
那一夜,两人站在一扇贴满小广告的门前,久久地凝视对方。然后,从女孩开始一起傻笑。路人不知不觉地转头看来,帮忙见证了那一刻。

3

“所有的意外总是悄无声息地到来,然后轰轰烈烈地离开,不然就不叫意外。”
——这是少年在那之后经常挂在口头的话语。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肥皂剧中的分别原来真的是一种随时都可能发生的事情。就在前一天,他还理所当然地以为明天又将和女孩一起上学,一起到车站看夕阳,然而在明天到来的时候以及更晚的时候,他却再也见不到她的身影。
连一句再见都没有说。
仿佛在一夜之间失去了自己的灵魂,少年像丢掉了影子的人偶,在前所未有的不安中开始四处寻找。
他去遍了所有到过和所有能够到达的地方——大街小巷、公园花店、车站候客厅、月台,还有那不知通往何处的铁轨……
突然间,这座城镇变得十分渺小,渺小到连一个人都无处寻觅。
在剧烈的奔跑中,在天色渐暗的黄昏里,少年终于停下了脚步,筋疲力尽地瘫坐在街头的长椅上。他将脸埋进手掌里,满溢的泪水沿着手腕下滑,滴落到冰冷的地面,融入紧紧结合在一起的混泥土中。
所有从他身旁路过的人,在看了他一眼之后便远远地走开。
他哭得嘶声力竭,却无人劝慰。谁也没有闲暇多管闲事。在这座即将被冰雪覆盖的城镇里任由他一人哭泣。
神明达成了他的心愿,相应的必须让他付出代价。
分别。少年触及了这两个他以为永远都不会触及的字。
少年如此想着,无法自拔地想着。在突入袭来的困意中,他倒在长椅上潸然睡去。终于,有人拔打了求救电话。他被当成迷路的小孩送回了家。
少年躺在客厅的沙发上,闭着眼睛默不吭声。他的父母不知所措地围着他打转。
从未倾听过他的心声,从未了解过他的内心,永远忙于事务的两人如今只能默默地陪在他的身边,只能让他自我治愈,但是,他们却不曾想过自己的孩子会怎样治愈不断流血的伤口。
寻找。少年日复一日地寻找。
他去过她的家,来应门的却是一个从未谋面的陌生人;他去过郊野的车站,除了那几只麻雀就别无他人。他每天上学都会去询问她为数不多的朋友,她们始终是一脸茫然地说不知道,就连她的老师和班主任也是如此,一无所知。
她就像人间蒸发一般消失得无影无踪。少年甚至怀疑她是否曾经存在过,是否只是自己的一场梦,醒来后便只有音容笑貌而再无此人。
少年甚至幻想,她是被那趟不知去向何方的列车带走了,永远都不会回来,只有在梦里才能够瞥见她的身影。
就这样,在浑浑噩噩中度过了几周。
在一个降雪的冬天早晨,少年的母亲拿着一封信笺来到了他的被窝边,轻轻地呼唤他……

4

这是一封带着她的气味的信笺,到现在我都闻得出来。
我把它装入漂亮的相框里,每天晚上都安放在床头的柜子上。
我默默地看着它直到入睡。相信,明天早晨会有崭新的世界和崭新的自我。
当第一抹白光漫入屋内,我掀开了被子,跑到书桌旁,拉开最顶层的抽屉。
整个抽屉满满的都是她写给我的信笺。虽然她的父亲为家庭带来了迟来的富裕,但她还是在用信笺给我传达她的心意。
我将这封信笺安放在抽屉里。静静地看了它一会儿后,起身走进浴室洗了一个热水澡。
从莲蓬头不断喷出的热水,带着水汽将我包裹在一片燥热之中,令我丝毫不觉得这是一个寒冷的冬天早晨,而更像是以往的夕阳,令人的脸颊微微泛红,令人的手掌微微渗出汗渍。
我想,是时候动身了。这几年来,我一直在想却没有去做的事情。
郊野的车站由于香樟货运的开放而再度繁忙起来。那几只麻雀早已湮没在人海里。如果可以的话,我也想带上它们一起离开这里,去见那位曾经喂养它们面包屑的女孩。哦不,现在的她跟我一样都长大,已是黄花闺女了吧。
很想见见她现在的模样——这份期待以及像火山迸发一般无法阻止的热情令我无法停滞一分一秒。
我背上行囊,坐上了自己曾经幻想过的载着她离开这座小镇的列车。
车上大都是刚结束旅程的乘客,每个人的鞋子上都粘有雪水,空气中带着下雪时特有的味道,令人感觉很冷。
我现在才知道,车站与车站之间的距离是难以置信的遥远。列车每到一站停留时间都是难以置信的冗长。车窗外陌生的雪中荒野,缓缓流逝而去的时间,隐隐作痛的空腹……所有的知觉都在催促着我,但是我只能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等待……
当我终于走出车内踏上坚实的地面,我深深的舒了一口气。在吸气的瞬间我嗅到了一股浓重的金属味,接着吸入了浑浊不堪的空气——这就是她所在的城市。
无论是在小镇还是城市,冬天的黄昏都来得很早,然而这里的夕阳却显得更加朦胧,更加的暧昧。
我打开了留言信箱,拦下了一辆的士后刚想说出地址,司机却伸出脑袋来用异样的眼光打量着我。
在诧异中,我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衣着打扮,的确与这光鲜亮丽的城市显得格格不入,就像是一个外来的流浪汉——我恍然大悟般地说,我会付钱。
坐在车内透过沾满尘土的车窗看向外边,行色匆匆的人和排列在街头的广告牌一晃而过,剩下的只有聒噪的鸣笛和车流声。
我不断地拨开自己的衣袖看向腕表,本想催促司机开快一点,可话刚到嘴边却又咽了回去。在这座陌生的城镇里,或许连这样的要求都无法实现。
当车窗外的景象定格在一栋悬挂有巨大招牌的商品楼上,司机喊我下车,连喊了几声才将我从失神中唤醒。我付钱后赶忙下车朝大楼内走去。

5

时隔几年,我终于见到了她。
跟我想象中的截然不同,她并没有染上这座城市的色彩,而保持原有的清纯相貌和简单自由的装束。
唯一的不同是她并没有披头散发,而是将乌黑油亮的头发分成两束紧贴在胸前,还在斜向一边的刘海上打了一个漂亮的发卡。
说实话,刚见到她的时候,尽管我有千言万语,却不知该从何说起。若不是她率先打破了沉默,我真的不知道自己能否坦诚这几年来对她的思念。
就像以前坐在月台的长椅上一样,我们寒暄了一番后便面对面坐着一句话也不说,只是安静地看着对方。
可是,过了一会儿,她看着我的神情却有了微妙的变化,好像有点无所适从,甚至有些焦虑不安。
我凑上前去问她是否有什么急事,她却将视线移到一旁保持沉默。
许久过后,她再次看向我,同样是焦虑不安地抚弄着垂落在胸前的发束,轻声地问,你,愿意带我走么?
——突然被问及这个问题,我不知所措地张开了嘴巴。我根本没想到她会这么问,连心理准备都没有,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于是,我环顾了一下这间装潢华美的房屋,问道,你觉得现在的生活不好么?
我问你,愿不愿意带我走?她并没有回答我的问题,而是大声地重复了一遍。然后,毫无预兆地拽住连衣裙的裙摆开始哭,像孩子一样不作任何掩饰地放声大哭。
为什么突然就哭了?我说错话了?还是什么?
我起身过去安抚她,问她到底怎么了?她却抱住我的肩膀继续哭,还是一句话也不愿意说。
我伸出手,轻轻地抚摸着她的脑袋,然后用自己额头紧贴她的额头。
在她的啜泣声中,我想我明白,她一直都是这样。在信里边也一样,始终不会提及自己的伤痛,更不会提出任何的要求。在这座充满金属冰凉的城市里,她可以过着与世隔绝的日子,却无法摆脱无处不在的束缚与被排斥的落寞和哀伤。
不过,她开口了,问我愿不愿意带上她一起回到我们的香樟城镇。
不需要华美的房屋,也不需要奢华的生活,就简简单单地坐在一起,默默地看着对方。
愿意。这两个字,我并没有说出口,只是紧紧地将她拥抱。
我想,她一定会明白的。

评分

参与人数 2金币 +20 收起 理由
卖大饼的蒙奇奇 + 10 0.0
珩梧 + 10 很给力!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院系
政法学院
级别
2011级
发表于 2014-10-29 21:34 | 显示全部楼层
到底还是太年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院系
化学学院
级别
2013级
 楼主| 发表于 2014-10-30 13:56 | 显示全部楼层
珩梧 发表于 2014-10-29 21:34
到底还是太年轻


年轻还有资本犯错,也有资本更正,对于那信誓旦旦又没有几次准确无误的局部天气预报,你有什么可抱怨的呢?还是用你的小脑袋思考一下,年轻时该怎样快乐或忧伤地犯错,然后更正吧,么么哒(*^__^*) 嘻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院系
外国语学院
级别
2012级
发表于 2014-11-7 21:00 | 显示全部楼层
珩梧 发表于 2014-10-29 21:34
到底还是太年轻

0.0 媳妇~~~我每次来看楼主的文也能顺便看看你~~好棒!
新鲜大饼  放心品质  5金一个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院系
外国语学院
级别
2012级
发表于 2014-11-7 21:11 | 显示全部楼层
多么忠实的读者我~这篇最喜欢。


仿佛在一夜之间失去了自己的灵魂,少年像丢掉了影子的人偶,在前所未有的不安中开始四处寻找。
他去遍了所有到过和所有能够到达的地方——大街小巷、公园花店、车站候客厅、月台,还有那不知通往何处的铁轨……
突然间,这座城镇变得十分渺小,渺小到连一个人都无处寻觅。
在剧烈的奔跑中,在天色渐暗的黄昏里,少年终于停下了脚步,筋疲力尽地瘫坐在街头的长椅上。他将脸埋进手掌里,满溢的泪水沿着手腕下滑,滴落到冰冷的地面,融入紧紧结合在一起的混泥土中。
所有从他身旁路过的人,在看了他一眼之后便远远地走开。
↑这段最喜欢,看了三遍。想了想,差不多能看到那个画面了0.0
楼主你好像我以前加的 贴吧俱乐部的一个写手啊。从高一开始我有空就翻他写的东西,追着追着。他就跟我一样上了大学他忙着恋爱游戏最后竟然做了大自然的摄影师,停笔了。现在好,又有得看了

新鲜大饼  放心品质  5金一个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院系
政法学院
级别
2011级
发表于 2014-11-8 21:09 | 显示全部楼层
卖大饼的蒙奇奇 发表于 2014-11-7 21:00
0.0 媳妇~~~我每次来看楼主的文也能顺便看看你~~好棒!

么么哒你最乖了~~~天气冷记得多穿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院系
化学学院
级别
2013级
 楼主| 发表于 2014-11-10 16:07 | 显示全部楼层
卖大饼的蒙奇奇 发表于 2014-11-7 21:11
多么忠实的读者我~这篇最喜欢。

喜欢就好,我只是写手,对摄影并不感兴趣,但研究过素描和油画,对画面感的把握还是可以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院系
外国语学院
级别
2012级
发表于 2014-11-14 15:17 | 显示全部楼层
珩梧 发表于 2014-11-8 21:09
么么哒你最乖了~~~天气冷记得多穿点

你也是,我看你的说说觉得你跟熊孩子们玩得好欢乐啊!!
新鲜大饼  放心品质  5金一个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院系
外国语学院
级别
2012级
发表于 2014-11-14 15:18 | 显示全部楼层
艾尤尔 发表于 2014-11-10 16:07
喜欢就好,我只是写手,对摄影并不感兴趣,但研究过素描和油画,对画面感的把握还是可以的。

素描。。选修过素描基础的表示果然还是学人物漫画比较适合
新鲜大饼  放心品质  5金一个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联系我们|嘉应学院梅水徽音 ( 粤ICP备05007487号 )

GMT+8, 2021-3-9 17:44 , Processed in 0.164981 second(s), 20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