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应学院梅水徽音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2230|回复: 4

花落无声

[复制链接]
院系
化学学院
级别
2013级
发表于 2014-5-30 09:2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
许多年以后,我站立在一个败落的庭院里。热浪中摇曳的野草湮没了往昔的瑰丽,青苔长在矮墙的角落里,外边的泥土被太阳烤成了一片枯黄的死寂。
我抬头望向这栋陈旧的木屋,屋顶上破了一个半圆形的大洞,洞外倾斜而入的阳光透过半掩着的窗户,像一把把利箭刺入我的眼睛,而我乘机泪流不已。
一直都没有勇气回到这里。当初,我就不应该来这座小镇,尽管它有多么的安宁,有多么的美好。回忆像汹涌潮水漫上了沙洲,像野草湮没大地一样将我吞噬。
2
我的父亲是一位出色的钢琴家。他带着我到各地旅行,为人们带去美妙的旋律和短暂的欢乐。
每一场演出,灯光迷离的舞台上,我安静地坐在父亲身前,他的双手跃过我的肩膀,在亲吻黑白色的琴键。无边无际的琴声就像是月光在起舞,台下的人们被邀请参加了这场交际舞会,不久便在轻轻的拥怀中入睡,仿佛世间疾苦与悲伤早已不再。
悄悄地,我也躲进了父亲的胸怀。那一份跳动令我热情澎湃,那一份温暖却令我无比安详。我也想触摸琴键,我也想延续那份欢乐。不过,等我真正成为了一名钢琴家,人们却叫我“悲伤的皮亚诺”。
缘起于一个夏日,父亲推辞了所有的演出,突然对我说,要带我去找妈妈。
妈妈。这个陌生的词语听起来十分陌生。我从懂事起就开始思考这个词的含义,时至今日它却一如既往的空洞。
我跟父亲说,我不羡慕别人家的孩子有妈妈疼爱。我不会喜欢那首低幼的世上只有妈妈好。我有伟大的爸爸就够了。父亲却注视我,眼神里有说不出的哀伤,仿佛在下一秒就会泛滥成灾。他低声的说,他并不伟大。他是一个永远都得不到原谅的罪人。
3
这是一座郊野小镇,在阳光葱茏的夏日里,空气满载着花草的香味流动,流经我身旁时荡漾成了一首悄无声息的曲子,在脑海的最深处奏起。
我们租下了一栋两层楼的木屋。咋看上去它摇摇欲坠,其实坚固无比,还别有一番比萨斜塔的风味。唯一的缺陷怕是屋顶一隅,睡觉的时候,不时有碎屑至上头飘落,没过几天就在我床头积起了一层散发出淡淡木香的粉尘。
我跟父亲说过许多次,可他一直忙于钢琴家教,没有空隙来解除我的担忧。久而久之,我逐渐淡忘了这件事,却逐渐关注起一个女孩来。
那是一个怎么样的女孩呢?我在窗旁观察了许久才得出结论——她很美丽,美丽得如同蒙娜丽莎的微笑,无论从哪个角度看去,都完美无缺。
第一次与她眼神接触是非常值得纪念的时刻。那是一个阳光灿烂的午后,她端坐在对边的阳台上翻看一本书,时不时即兴地念诵几句。我隐约听见那是莎士比亚写来赞美一名女子的十四行诗。内容自然很美丽,与那个甜美的嗓音十分相配。
我双手撑着脸抵在窗台上如痴如醉的看着那个女孩。麻雀的吵闹声令我的闲情雅致遭到了严重的破坏。生气中,我踮起脚尖把大半个身子探出窗外,对着房檐上那对鸳鸯拍手瞪眼。好家伙!我发现了一个惊天秘密,原来,“屋顶飘尘”全是它们搞的鬼。啄木鸟都没它俩勤快。
当我缩回了身子恢复原有姿势,顿时一股热血上涌,脸蛋一片通红。单薄的阳光中,那个女孩阖上了手中的诗集,正以看热闹的眼光朝我这边看来。我傻傻的挠了挠脑门,很腼腆的回了一个笑脸。然后,跑回钢琴边宣泄自己的怦然心动。
花香、草香和那个女孩的香味融和在了一起,我愿意在这样的空气里练琴,练到天荒地老,再到海枯石烂。
4
机缘巧合,这个女孩刚好是父亲的学徒,而且她的家人和父亲的关系也非同一般,看起来像是旧时同学,更像是忘年之交。
于是乎,我可以随心所欲的进出她家的正门,可以随心所欲的跟她谈天说地,跟她分享旅行中的种种经历。她也毫不忌讳的跟我分享自己的秘密。我觉得她不是把我当闺蜜,也不希望她真把我当闺蜜。
在一个星星眨眼的宁静夜晚,女孩跟我分享了一个秘密。她想要成为一名花匠,没日没夜的照顾她的花儿;从萌芽到盛放再到凋零,她愿意跟它们在一起。听她这么说时候,我真想立刻变成一朵花或是一株芳草,只要她能喜欢就什么都好。可惜我是一个梦想成为钢琴家的人,像父亲一样给人们带来欢乐。
梦想这种东西,有时候真的是近在咫尺,却无法触摸。
女孩偷偷地把珍藏已久却迟迟未入土为安的种子托付给我,希望我可以帮她栽培。我刚想问她为什么不亲自动手,就因微妙的气氛变化而把话咽了回去。沉默许久,她开口给我灌输栽培的方法。
首先呢,玫瑰种子的出芽率很低,必须先用蛭石、泥炭、水苔、珍珠岩和蛇木屑等材料做成酥松透气、保水性强的土壤,然后呢……单是材料就令我郁闷不已,还有然后。不过,幸运女神还是眷顾我,为我提供了许多现成的材料,比如,要木屑的话我床头就有一大把,再比如,要苔藓的话,矮墙底下就有一大堆……就地取材不够,我就租一辆单车去买,哪里都买不到我就像模像样的做出来。
头顶烈日,汗滴下土。我拿着一把铲子将庭院里的泥土翻出来晒太阳。害虫们啊统统跑掉吧,我还要栽培我的花儿,你们别捣乱,你们赔不起。这可是我朋友的梦想。
随着种子萌芽后不断的成长,我与女孩之间的关系也从普通朋友变成了不普通的朋友。我希望这样的日子一直延续下去,因为很美好。每一天,我和她一起练琴,一起念诗,一起偷偷的照顾我们的花儿。她告诉我,这些其貌不扬的小种子是玫瑰花的前生,像毛毛虫一样等候花开时的蜕变。它们很美丽,美丽得令人觉得它们妖艳,因此,它们有刺。
5
在我十五生日的夜晚,父亲在城里为我采购了装饰着樱桃和花边的三层蛋糕,还为我购买了许多的小礼物。他满载而归,却在归家的途中出了车祸。
女孩的爸妈带着我赶到了医院时,父亲早已奄奄一息。他躺在洁白的病床上,身上裹满了渗出血色的绷带。他艰难地蠕动嘴唇想要说话,两只眼睛没有了神采却被哀伤占据。
女孩的爸妈围到了我父亲身边。突然,那个美丽得如同天使的女子情绪失控,她半跪在了地上,头发披散在肩头,握紧了我父亲的手。那名旁观的男子脸上露出复杂的神情。我则木然的站在一旁,脑袋一片空白,不知该如何是好。
如果,上帝没有预兆地将灾难送到了你身边,你该怎么办?如果,上帝将毫不留情地带走你唯一的亲人,你又该怎么办?我不知道,我只知道看着父亲,默默地流泪,泪水是我唯一的礼物。
在玫瑰花盛开的前一个夜晚,父亲离开了。葬礼上,来自各地的形形色色的人在为他默哀。女孩和她的家人都没有出现。
葬礼结束后已是黄昏,父亲的一位好友开车将我送回了家。在明亮的车灯前,他说过几天就来接我去他家住,可我拒绝了。虽然父亲离开了我,虽然我感到很害怕,但是还有女孩和她的家人,他们会接纳我,我如此相信。
那辆汽车开走了,周遭开始安静下来。我枯坐在台阶上,听着夏虫低声哼唱,闭上眼睛脑袋一片混乱,密密麻麻的画面不断的涌现——父亲在朝我微笑。父亲在教我弹琴。父亲在灯下祈祷。父亲在对我说他是一个罪人。这难道是上天对他的惩罚?
我一动不动的依靠在木桩上,鼻尖沾上了玫瑰花香,湿润的风又将它带入了鼻腔。我的意识在一片浓郁的香味中渺茫,甚至出现了幻想。在静谧的夜里,我听见女孩在啜泣,还有一阵躁动的声响,有什么东西重重的摔在了地板上。我迷糊的睁开了眼睛,借着昏暗的路灯,看见一个女孩蹲在对面的窗户下,她把头深深的埋进了膝间,双手抱住了双腿正在颤抖。我不明白眼下正在发生什么事情,心中却陡然升起一种不祥的预感。
我想起身走过去,不管发生什么事情,我都想安慰那个哭得无比伤心的女孩,可我还没来得及走出第一步,那扇原本紧闭的窗户却迸发出了艳黄se的火光,凶狠的火舌在女孩上方吞吐,似乎很快就要将她吞没。我在惊愕中跑了过去,一把抓住那个女孩的胳膊想往外拉,可她却无比的沉重,好像被藤蔓缠住了,又好像她是一块磐石,我无法挪动。
情急慌乱中,我在摇曳的火光里抱起了蜷缩在地上的她,死力往自家屋檐跑去,这时,天空开始下雨,但这场雨挽救不了她的家人。
6
漫长的夜晚,玫瑰花在雨中悄无声息的凋落。从那以后,这个女孩的脸上不再挂着笑靥。她的那本诗集在火中销毁。她不再跟我谈天说地,不再跟我分享她的秘密,不再跟我一起照顾花儿。在她眼里我就是一个透明人,不管我做什么,都得不到她哪怕一个简单的眼神的回应。
她独自一人蜷缩在沙发上,不吃任何的东西,不换任何一件衣服。我手足无措,感到从所未有的害怕。我跑到街上四处寻求帮助却无人理睬。他们都说我的父亲是一个罪人;他们都说我们不应该来这座小镇。我承认了我是罪人可她是无辜的。我想跪下去求他们帮助她,可他们却脆生生地关上了门。
我买来了新的食物,放在玻璃桌上,拿走了隔夜的饭菜。我独自一人坐在对边的沙发上,看着她一人蜷缩在对边的沙发里。我走近她的身旁,用手轻轻地安抚她的背。我呆呆的坐在台阶上,看着残败的落红,忍不住泪流满面。我拨打了急救电话,她被送到了医院,躺在病床上输液。我没日没夜地守在她身边,在脑海里搜寻自己的罪。
我回到了木屋,登上了楼梯,在只有一人的屋子内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开始疯狂的弹奏钢琴,头发在从窗户灌入的风中飘散。我在脑海中的最深处拼命地搜寻自己的罪。
我的罪给她带来了不幸,让她在沉默中死去。漫长的夜晚终于过去,漫长的白天又将到来。我在麻雀的叫声中狂暴起来,用所能举起的东西砸响了屋顶。我累了,却一直在失眠。我的神经变得无比的敏感,就连风儿吹动花儿的声音都听得清清楚楚,但是庭院里早已没有任何花儿的身影。是谁送来了花朵?是谁想来叫我赎罪?
父亲的朋友拿着一束玫瑰花走到了庭院里。他把一切的罪过都告诉了我。最后他说我是无辜的。
女孩的妈妈在生下她之前就跟父亲孕育了我。这一切都是不能说的秘密。一旦说出来就将引发一场灾难,可父亲不愿在怨悔中死去。冲动和恼怒令人变成了魔鬼,摧毁了原本拥有的一切。
7
许多年以后,我成为了一名钢琴家,人们叫我“悲伤的皮亚诺”。
我一个人去各地旅行。我无法延续欢乐,也无法挽留美好。我唯有用自己的悲伤去治愈人们的悲伤。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院系
政法学院
级别
2011级
发表于 2014-6-9 10:08 | 显示全部楼层
浪漫主义情怀的人,为我们写了这么多的童话故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院系
计算机学院
级别
2012级
发表于 2014-6-19 20:49 | 显示全部楼层
百年孤独式的开头,让我想起了《幻城》......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院系
医学院
级别
2011级
发表于 2014-6-22 19:22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的文字给我很强的画面感,总是想写些什么,可又总是缺乏行动的勇气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院系
计算机学院
级别
2012级
发表于 2014-6-22 20:25 | 显示全部楼层
画面感描写真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联系我们|嘉应学院梅水徽音 ( 粤ICP备05007487号 )

GMT+8, 2021-3-9 19:12 , Processed in 0.135303 second(s), 19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