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应学院梅水徽音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3122|回复: 15

明日取香

[复制链接]
院系
化学学院
级别
2013级
发表于 2014-5-23 23:0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
初夏。
清晨,烟雨朦胧。
湿漉漉的街道上,陡现一辆七位数起跳的高级跑车,它一路高调飞奔,搞得沿途鸡犬不宁,最后停在了一家香料店前。
从车上走下来一名男子,他一手撑起雨伞,一手抚平制服上的褶皱,又将刘海拨到一边,接着轻叩门扉。
悬挂“闲人勿扰”的木门在“吱呀”一声中被慢慢打开,从门后探出一个脑袋来,那是一张睡眼惺忪的脸。
“亲爱的,我来接你去上学!”
“你是谁?”
“我是韩梓萱,你隔壁班同学。”
“喔,等一下。”
当木门再次被开启,一股暗香扑鼻而来,视线中出现了一位高挑销廋的少年,他身穿同款的青蓝色制服,衣领上别有一枚樱花状的徽章。
少年留有一顶乌黑的中长发,双鬓修长,刘海落在眉梢,五官端正的过分,看起来秀色可餐。
上下打量一番后,韩梓萱哑然失笑,伸手挎上他的肩膀将他带入车内,朝音乐学园飞奔而去。

2
韩梓萱初遇夏陌纯属偶然。
那天,他闲来无事,便去参加一场钢琴比赛。在后台整装时,从镜中瞥见一名美女路过,当即两眼发亮,转身追了上去。
“女神,请留步!”对方闻言并没有止步。韩梓萱优雅的绕到她身前,一手抵在墙上挡住去路。他迷人一笑,抛了几个媚眼。
“让开。”女神不屑一顾。
“好,先告诉我你的芳名。”
“夏陌。”
“卡哇伊~”韩梓萱故作惊叹,侧身让路,目送着她款款离去的背影,内心小鹿乱撞。他躲在帷幕后边,听得琴声悠扬,沁人心脾。
那场比赛他输的一塌糊涂,不过,他丝毫不感到沮丧,反而斗志昂扬。
隆重的颁奖仪式结束后,韩梓萱一路尾随女神。她左转,他跟着左转,她右转,他也跟着右转。
在一条樱花盛开的林荫道上,女神停下了脚步,回头怒目而视,慵懒的眼神里顿时充满杀气。不过,韩梓萱非但没有退缩,反而不怕死的上前搭讪,不依不饶。
“美丽的你,连生气都这么美丽。我是否在哪里见过你?”
“你看错人了吧。”
“是的,我之前都看错了人,直到遇见了你,才知道什么是缘分。”
“你真的看错人了。”面对这等花痴,简单的言语苍白无力。
韩梓萱洒脱的拨弄刘海,郑重其事的单漆跪地,抬头刚想表白,却意外发现……女神竟然有明显的喉结。
其实夏陌是个男生。
为了缓解尴尬,韩梓萱口不择言。
“不管你是男是女,你的美丽都令我倾心。”
“我是男的。”
“请留下联系方式,我好随时找到你。”
就这样,名不正言不顺的,韩梓萱成了夏陌的追随者。
他会准时的接他上学,准时的送他回家。为他做牛做马,只为他口中所说的缘分?其实,另有所图。

3
雨停了,朦胧的日光漫入窗内,在空气中荡漾开来。
教室一角,夏陌趴在桌上蒙头大睡,无视周遭的书声琅琅,在梦中与上帝聊天。
不久,梦中传来七嘴八舌的议论声。
“快看,新来的插班生。”
“我正看着呢,她是……”
“怎么看怎么像白发魔女。”
“我倒觉得她像白雪公主。”
“你俩白痴,人家染发了而已。”
“不管,反正她是我的……。”
男声女声此起彼伏。夏陌与上帝的聊天被迫中断,他巍巍抬起头,往讲台上瞥了一眼,顿时,涣散的精神集中起来。
那是一条雪白色的连衣裙,那是一双茉莉色的凉鞋。那是一位妙龄少女,皮肤白皙的不像话,隔着十几排课桌都看得见白色的反光。
未等班主任开口,少女便走下讲台,走向教室的角落。
夏陌看着她朝自己走来,心中断定她以为自己是女生,便善意的提醒:“我是男生。”对方闻言毫无忌讳,没有迟疑的拉出椅子坐下,自顾自的翻出一本乐谱在手中摊开。
少女突兀的举动令教室内热火朝天的喧闹陡然变成0℃的冰凉,接着是一片死寂。
班主任的表情僵住了,但很快转为心领神会的笑容。心想夏陌远近闻名,有女孩子主动接近实属正常。
于是,她咳嗽了几声,让同学们的注意力落在自己身上,然后开始介绍道:“这位新来的同学名叫尚香,请大家以后多多光照。”
夏陌一听见这个名字便浑身激灵,逐渐清醒。他凑近一闻,暗叹人如其名,她身上果真有一股淡淡的玫瑰花香。
夏陌非常喜欢香料,也非常热爱花香,一闻便心醉,醉后又安然入睡,等他醒来早已人去楼空。
他努力的回想,望着窗外幽静的景致发呆,直到有人在他耳边轻声说道:“亲爱的,该上钢琴课了。”他才回过神来。
樱花树灿烂盛开,韩梓萱拉着夏陌的手,两人穿梭其间,很快来到了一栋装潢华丽的教学楼前。他们登上旋梯,跑得气喘吁吁,幸亏铃响之前进入课室,不然肯定挨批。
两人往课室的角落走去,呈弧形的座位上早已坐着跃跃欲试的同学,他们正为每周一次的自由演奏摩拳擦掌。

4
高中部设有两个特优班,夏陌在A班,韩梓萱在B班,除了班会课和理论课,两人都在一起。
在一起时,夏陌喜欢睡觉,韩梓萱喜欢四处观望,寻找下一个对象,然后让他帮自己牵线搭桥。
韩梓萱惊奇的发现,夏陌拥有不可思议的女人缘,不管他走到哪里,都是人见人爱,花见花开。若不是他刻意保低调,若不是他喜欢睡觉,恐怕早已有上千粉丝追随其后,争相示爱吧。
正当韩梓萱忙于寻找真爱,琴台上的导师念起了一个名字,尚香。
这一听,韩梓萱立刻来了兴致。这虽然是一个闻所未闻的名字,但听起来却异常的熟悉。
过了一会儿,只见一位白裙少女翩然走向琴台,在导师的殷切注视下,她坐于白皮转椅上,手指开始触动琴键,发出一个又一个跃动的音符。她弹奏的是肖邦的g小调夜曲。演奏完毕,台下一片雷鸣般的掌声。
导师又念起了一个名字,夏陌。
没有人回应,她便大声叫道:“夏陌在哪里,把他唤醒。”
韩梓萱闻声回过神来,双手并用摇晃身旁的少年,可他睡得很沉,过了好一会儿才醒过来。
这时,尚香刚好从旁经过,与他对视一眼,几秒钟后游离。
韩梓萱顾不上追随女神的脚步,赶紧催促夏陌上台演奏。
他倒是一脸淡然,伸了一个懒腰后,轻飘飘的离开座位,又轻飘飘的登上琴台。
一时间,全场静默,同学们心中清楚,夏陌的琴技非同一般,他们但愿洗耳恭听,毕竟,每周就只有这么一次机会。
导师退下了琴台,将台上的钢琴和空气都交给了夏陌,生怕影响他的独奏,而他还是一脸淡然,不过,在纤细的手指亲吻黑白色琴键的那一刻起,他整个人都站了起来,变得格外专注,变得格外热情。
贝多芬的月光,每一个音符都一丝不苟,每一段旋律都扣人心弦。
夏陌用百分之百的原味致敬音乐大师,然后用自己的心意将支离破碎的白月光重构成一场十六夜圆满的相会。
有多么令人动容,有多么令人神往。
琴声戛然而止,取而代之的是一个青涩的嗓音:
“最爱的,离我而去;最恨的,还在心底。”夏陌满怀诗意的念叨两句,末了一声啜泣,这是他的怪癖。每次演奏完,都要在末尾补上这么一两句。
台下先是一片死寂,而后,伴随导师的掌声,全场如烟火绽放般迅速沸腾起来。女生喊得嘶声力竭,男生手掌拍得通红通红。
在掌声和喝彩的夹道欢迎下,夏陌踱步回到座位,眼皮沉重,坐下即睡。
不知何时,尚香坐在夏陌身旁,而韩梓萱已在台上表演,那撕心裂肺的琴声听得同学东倒西歪,唯有他孤芳自赏。

5
自由演奏结束后,本该一哄而散的同学很快组成了两支队伍。男生紧跟尚香的玫瑰花香,女生紧跟夏陌的缓慢步履。
韩梓萱走在夏陌身边,丝毫不理会身后的尖叫声,只是时不时朝隔壁街的尚香抛媚眼,送爱心。
正午时分,两帮人马都在饥饿的驱使下就地解散。
尚香从街道一头走来,在夏陌的身前停下,问道:“你去食堂么?”
“去,去,去,为什么不呢?”未等夏陌开口,韩梓萱便先声夺人,“现在去,立刻去,马上去。”说完侧身抬手,表示女士优先走。
尚香无视他的盛情邀请,转身看向夏陌,他眯着眼睛,一脸淡然,似乎天塌下来都不关他的事。
最后,在韩梓萱的强拉硬拽下,夏陌陪着尚香来到食堂,他们找了一个角落的位置坐下。
韩梓萱非常自觉的替尚香打来了饭菜,而他自己则坐在长桌对面盯着她看,夏陌就趴在他身旁睡觉。
“你们不吃点东西么?”
“我早餐吃多了,现在不饿。”韩梓萱只是想专心的看她吃饭的可爱模样。
“那么,夏陌呢?他早餐也吃多了?”
“这倒不是。他一天用12个小时睡觉,低能耗,吃完早餐,可以撑到明天早上,一点不饿。”
“这……”尚香刚用筷子夹起的豆腐块,一下子粉身碎骨,掉回了盘中。
“你是不是觉得很不可思议,我当初也不敢相信,陌陌就跟猫咪一样,有多久就睡多久。”说着,韩梓萱伸手摩挲夏陌的头发,非常柔顺的触感令他爱不释手。
尚香匆匆用完午餐。她没想到夏陌需要的是睡眠,而不是午餐。
层云遮遮掩掩,阳光微弱,尚香却望而怯步,她从书包里取出折叠式的遮阳伞,与夏陌和韩梓萱挥手道别。
韩梓萱背起睡眼模糊的夏陌,目送她一人走入樱花道,消失在一片朦胧之中。
这时,身后传来一通低声的议论。
“难怪她这么白皙,这点阳光也撑伞。”
“原来如此,我们也试试看。”
“她应该是洗过牛奶浴吧,不然就是使用了很多的白肤乳,洁面霜……”
“好,这也值得一试。”
韩梓萱一听心里不是滋味,竟然有人胆敢议论自己的女神,他登时血气上涌,回头一瞪眼,那厢立马噤声。
下午,韩梓萱又开着那辆高级跑车,一路鸣笛,奔向街道的末尾。
这里,夏陌正用毛巾辛苦的擦洗落地玻璃窗上的污渍,他的动作非常缓慢,气力也时有时无,看得韩梓萱心疼。
带上车门后,韩梓萱赶忙提起水桶拿过毛巾,暗哼,虽然本少爷没做过家务,但这些小事我还是可以应付。
帮夏陌里里外外料理完杂务,韩梓萱胸有成竹的站在他面前,双手插在口袋中,目光炯炯的盯着他看,大义凛然的说,“陌陌,我帮你做了家务,你要帮我泡妞。”
“谁?”
“尚香!”
“拒绝!”
“为什么??”
“因为……”

6
得不到夏陌的帮助,韩梓萱泡妞的唯一资本就是钱,可是一番观察下来,他发现尚香喜欢的不是钱,而是香料。
韩梓萱这才想起夏陌开的那家店就是售卖香料的,由于地处偏僻,顾客少得可怜。
如果夏陌的粉丝知道了这家香料店的存在,可想而知,所有装满香料的瓶瓶罐罐一定会很快被一抢而空。可惜,他就是爱玩低调。
韩梓萱左思右想,最后还真给他想出一个绝妙的方法。
他从若干个抽屉中取出一封又一封的情书,这些都是他以前拜托夏陌代笔写的,原本是送给一时心仪的女生,却没想到会被一一回绝。
后来才知道,那些女生都清楚情书是夏陌的代笔,根本谈不上自己的心意。
不过,他对尚香倒是情真意切。
韩梓萱拆开所有情书,临摹夏末的字迹,他一字一句的写,写满了一本记事本就再换一本。
昏暗的台灯下,面对这铺满桌面的情书,韩梓萱开始怀疑自己是否真有资格追求尚香,但他真的觉得她就是自己的期待已久的女孩,只有她才是自己想要的归宿。
韩梓萱振笔疾书,历经一个周末,皇天不负有心人,他不仅学到了夏陌写情书的要领,还把他的字迹完美的拷贝下来。
在周一上午,他乘机将一纸信封塞进了尚香的书包中,然后拉起夏陌往外狂奔,开着跑车以最快的速度把夏陌送回家。
韩梓萱刚想离开香料店,就被夏陌拦下。
夏陌半掩着门,一本正经的说:“你不可以喜欢尚香。”
他并没有说明理由,说完便关上了门,他背靠在上边,拼命思考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说。
韩梓萱听后愣在原地,一脸惊愕,没想到,夏末也喜欢尚香……
苦思冥想,犹豫不决。他怎么就没察觉到夏末的心意,只是,夏陌平时总是一副事不关己的懒散样,对待尚香也是不冷不热,叫他怎么知晓那份心意。
情书已经偷偷送出,后悔都来不及,韩梓萱一咬牙根,既然如此,就把自己的计划进行到底。
下午,阳光明媚,热浪摇曳在樱花道上。
韩梓萱开着跑车,将一箱子的香料运到了学园里最大的樱花树下,然后下车将一瓶又一瓶的香料慢慢的堆砌成一个巨大的爱心。
这些香料都是之前他匿名向夏陌采购的,他心疼夏陌苦心经营却盈利甚少,于是用自己的资本采取了行动。没想到,它们现在会派上用场。
两点钟的阳光十分毒辣,韩梓萱枯坐在“爱心”的旁边,用一根树枝一遍又一遍的写尚香这个名字,越写越觉得伤心。
她怎么还没有来?

评分

参与人数 1金币 +15 收起 理由
珩梧 + 15 赞一个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院系
化学学院
级别
2013级
 楼主| 发表于 2014-5-23 23:0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艾尤尔 于 2014-5-23 23:08 编辑

7
“怎么会是你??”
一声埋怨从前方传来,韩梓萱听后猛然抬头,呆呆的看向手持遮阳伞的尚香,她正站在烈日之中,身影被袭来的热浪扭曲。
“你别走,你听我解释!”韩梓萱一看尚香转身离去,便触电般从地上站起,他追了上去,一手抓住她的手腕,并不想不依不饶的纠缠,只想给她一个解释,并传达自己的心意。
不过,尚香以为他想硬上弓,果断选择挣脱,可她身子太过柔弱,一个趔趄,站不稳,重重的摔倒在地上,遮阳伞脱手掉在一旁。
韩梓萱刚想伸手扶起尚香,却被她的一声尖叫吓退。
她背朝阳光,侧躺在地上,表情十分痛苦。她用双手遮住了白皙的脸庞,蜷缩着身子拼命的往阴凉处爬去。
一时间,韩梓萱就像是在看一个白雪做成的妖精在日光下挣扎,最后融化。
他心急如焚的看着,他汗流浃背的站着。
他很想上前为她撑起伞,双脚却被死死地定在了原地。他在害怕,为了虚无飘渺的想法。
等韩梓萱回过神来,尚香已经一动不动的躺在了地上。
他心头一阵剧痛,大哭大嚷的抱起她跑到了荫翳之下,情急慌乱,翻过她的身子一看,顿时吓傻——她竟然灼伤了。
伴随一阵鸣笛声,尚香被送往医院,进入了急症室。
韩梓萱怔怔的坐在空荡荡的长椅上,用头碰着洁白的墙,嘴里不停的嘟喃:“都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
不久,尚香的爸爸推辞了所有商务,急忙赶到了医院。他在得知了事情的经过后,一把揪起了韩梓萱的衣领,愤怒的骂道:“要是我女儿有什么闪失,我要你生不如死。”
“伯父,你别这样。”一个青涩的嗓音划破沉闷的空气,夏陌气喘吁吁的站在狭小的过道上,盯着愤懑的男人和一脸麻木的青年。
尚香的爸爸闻声转头看了他一眼,丢下手中木讷的青年,背过身去,不时用鞋尖踢打洁白的墙壁。
夏陌走向瘫坐在地上的韩梓萱,蹲下身子,陪他坐在了一起。
夜很深,这么的冷。身前却还有那么多匆忙路过的人,身影一晃又一晃,令人眼花缭乱。
“夏陌,对不起。”一个心灰意冷的嗓音兀自响起。
“为什么要向我道歉?”
“尚香,她……”
“她……患有不寻常的白化病,不能……照晒日光!!”身穿西装皮革的男子说着猛然暴走,他奋力的踢来一脚,不料韩梓萱躲也不躲,夏陌横挡在他身前挨了那一脚,说:“他根本就不知道尚香的情况,你就别再为难他了。”
“乳臭未干的臭小鬼,他懂什么,不务正业,成天异想天开,赶紧滚回去……”突然,男子的话语被“咣”的一声打断,一辆担架车被缓缓推了出来。
尚香的脸上、手臂上、大腿上都裹满了绷带,她纹丝不动的躺在上边,看上去毫无生气可言。
那名男子跟了上去。韩梓萱木然的坐在冰凉的地上,他很想抬头看,哪怕只有一眼,却无力的耷拉着脑袋。
夏陌在看见尚香的瞬间,不自觉的产生了一阵揪心的痛苦。
天旋地转,一片黑暗,他在不知不觉中昏睡过去。

8
这是一个烟雨朦胧的夏天。
这是一间面临倒闭的孤儿院。
还有两个孩子无人来领养。
他们喜欢庭院中的玫瑰花。他们喜欢矮墙上的茉莉香味。他们喜欢孤儿院里的一切。
不久一切将被摧毁,被尘土掩埋。孤儿院将成为繁华的高楼大厦。
最后一天的期限,终于,有一个商人准备收养孩子,只收养一个。
男孩知道他活不了多久,便将女孩推了过去。自己一人流落街头。
他们有无法达成的约定——明日一起来采摘玫瑰花,来采摘茉莉。
人们喜欢用“总有一天”来欺骗自己,可这一天到底何时才会降临?
夏陌不知道,再也无法知道。他在遗忘,日复一日的遗忘,将过去通通遗忘,他唯独不能遗忘的就是明日的约定和黑白色的乐谱。
机缘巧合,他受到了那位商人的资助,念完了小学,上完了初中,还被著名的音乐学院破格录取。他拥有极其出众的才华,却被顽疾缠身。
为了不让自己遗忘黑白乐谱,他做梦都在修炼;为了不让自己遗忘那份约定,他用参赛获得的奖金开了一件香料店,让暗香时刻提醒自己。
几年前,夏陌被医师判处死刑。
如今,是什么力量让他活了下来?是被人抛弃的憎恨?还是想要见面的人?
几年前,尚香被锁在漆黑屋内。
如今,是什么力量让他重返光明?是被人抛弃的憎恨?还是想要见面的人?
夏陌从梦中醒来,泪眼阑珊。
他睁着眼睛却昏昏欲睡。他感到自己正被回忆席卷,正被无尽的悲伤吞噬。许久,他被温暖包围。
“亲爱的,回家睡吧,在这里会着凉的。”一个嗓音在耳边低声细语。
“你还在这里?”
“我们去看尚香好吗?”
“嗯!”
推开那扇门,就是想要见的人。
却怎么也推不开。
韩梓萱着急得哭了,他从未哭过,现在却哭的无比伤心。
夏陌将头抵在门上,坚定的说,你就是那个商人!
那个摧毁了孤儿院的人,那个收养了尚香的人,那个拯救了我的人。
过了许久,洁白的房门被慢慢的打开,一股香气扑鼻而来,那是蔷薇花的香味。
韩梓萱二话不说的从地上站起,冲了进去,趴在洁白的床头闷声大哭,他憋了太久,哭得愈加伤心。
那名男子伫立夏陌面前,突然,爱怜的看着他的脸,最后兀自离开,在过道的尽头说了一句,那些花还在。

9
淡红色的小灯笼,开满夜空的烟火,夏日祭典热闹的盛放。
夏陌在一个高高的平台上演奏,台下霓虹闪烁,热情排山倒海。
韩梓萱在医院里守候着尚香,她迟迟没有醒来。
琴声戛然而止,空荡荡的广场上回响起一个青涩的嗓音。
最爱的,回到我的心怀;最恨的,早已不复存在。
话音未落,广场上的人全都听见轰的一声巨响,那是话筒落地的声音,被放大了无数倍。
尚香醒来,不再美丽;夏陌睡去,不复醒来。
人们从未看见过他的笑脸,无法得知他的心怀;
人们看见他的淡然,却没有看见他的悲伤。
人们纷纷登上了琴台。
人们在他身上找到了一纸书信——他希望自己的皮肤可以换回她的美丽。
人们将他埋葬。
那一天,韩梓萱哭得前所未有的心伤。
那一天,尚香比以往更加美丽。
韩梓萱陪着尚香来到了高楼大厦间,这里有一个花园,地上长满玫瑰花,青苔色的矮墙上缠绕着茉莉。
每一年,两人前来采摘一把,放在夏陌坟前。

《明日取香》节选至笔者长篇小说《途径你的盛放》,希望路过的你能够喜欢。

评分

参与人数 1金币 +15 收起 理由
珩梧 + 15 连载所以累计评分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院系
政法学院
级别
2011级
发表于 2014-5-24 13:21 | 显示全部楼层
一开始以为就是以前看过的言情小说的桥段,但是越往后越透出一股干净透亮的感觉。商业化的文字,但是骨子里还是纯粹,所以为这份难得点赞。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院系
化学学院
级别
2013级
 楼主| 发表于 2014-5-24 13:22 | 显示全部楼层
珩梧 发表于 2014-5-24 13:21
一开始以为就是以前看过的言情小说的桥段,但是越往后越透出一股干净透亮的感觉。商业化的文字,但是骨子里 ...

我的智商不局限于商业化。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院系
政法学院
级别
2011级
发表于 2014-5-24 13:23 | 显示全部楼层
艾尤尔 发表于 2014-5-24 13:22
我的智商不局限于商业化。

这点我当然明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院系
化学学院
级别
2013级
 楼主| 发表于 2014-5-24 13:28 | 显示全部楼层
珩梧 发表于 2014-5-24 13:23
这点我当然明白。


明白了,你还回复。其实,我喜欢用浮华的文字来吸引读者,然后用简单的细节来结束一切,编辑要的就是这个,当然,我有自己的想法,再怎么商业化,也离不开我最鲜活的小心脏,个人认为,轻小说之所以吸引人,第一在于情节,第二在于语言,第三在于韵味。与传统的严肃小说截然不同,每一个时代都有一个背景,我不喜欢随波逐流,但也乐于乘舟放荡。岁月是一种毒药,但我自有妙解。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院系
地理学院
级别
2011级
发表于 2014-5-24 16:21 | 显示全部楼层
真不知道是不是我已经不再期待童话,面对这些文字,不由自主找实在的依据。
渣渣级死理性派真是不可爱。。。
春天,十双鞋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院系
化学学院
级别
2013级
 楼主| 发表于 2014-5-25 09:59 | 显示全部楼层
钟小琊 发表于 2014-5-24 16:21
真不知道是不是我已经不再期待童话,面对这些文字,不由自主找实在的依据。
渣渣级死理性派真是不可爱。。 ...

你想找的不是依据,是现实的影子。无凭无据,那就不再是故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院系
地理学院
级别
2011级
发表于 2014-5-25 12:02 | 显示全部楼层
艾尤尔 发表于 2014-5-25 09:59
你想找的不是依据,是现实的影子。无凭无据,那就不再是故事。

也许吧,现在比较喜欢平凡的文字,喜欢生活的气息
春天,十双鞋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院系
化学学院
级别
2013级
 楼主| 发表于 2014-5-25 12:21 | 显示全部楼层
钟小琊 发表于 2014-5-25 12:02
也许吧,现在比较喜欢平凡的文字,喜欢生活的气息

是的,一番热血追逐后就是凉情的积淀。这世上,每个人都有未走完的路。你不认识我,我不认识你。几米说,两条平行线也有相交的一天,可惜我们只是线段,有始有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联系我们|嘉应学院梅水徽音 ( 粤ICP备05007487号 )

GMT+8, 2021-3-9 17:34 , Processed in 0.206557 second(s), 20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