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应学院梅水徽音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2005|回复: 5

漆黑的瞳眸

[复制链接]
院系
化学学院
级别
2013级
发表于 2014-5-18 14:5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
   这是一座海滨小镇,初夏的风带来了云朵,下起了雨。
   我撑着雨伞走在归家的路上,手里攥着一个信封,里边装着我这个月的薪水。我本想把它揣在短裤的口袋里,但总觉得它随时可能遗落,便拿在了手上。
   举目四望是花花绿绿的雨伞,侧耳倾听是匆匆忙忙的脚步声,不时还水花四溅。我正欲疾步离开,却听见身后传来一声怒吼,好像有人在喊,抓——小偷!
   在声音传到耳畔之前,我已经将信封死死的护在了胸口,惊诧中,抬起雨伞回头一看,当场就愣住了。
   虎背熊腰的大汉将衣衫褴褛的女孩逼上了街角。左手将她的头按在地上,右手从她蜷缩的身子里抽出一袋饼干,嘴里骂个不停,该死的小丫头,你他娘的当街偷东西,活腻了你!
   这样不可多得的场面自然吸引了不少眼球。我竟然是其中之一。我并没有去添嘴,更不会去谩骂。我只想离开这条街道,离开这刻骨铭心的场面。有多远滚多远。
   不知是遭了魔,还是中了道,刚走出去几步,我竟然扭转身子跑向了围观人群,还找了个间隙拼命的挤进去。沿途闻到了不堪入鼻的味道,那好像是香水味夹杂汗臭味。当这股味道彻底消失时,我已经半跪在了地上,背朝外,用胸膛护住那个女孩。
   那个大汉本想踹来一脚,陡然发现有人挡在了女孩身前,动作强烈一顿,差点没刹住。
   你他娘的想干什么??
   她……你至于这样么!!
   她偷东西,偷东西就是犯罪,你少管闲事,赶快给老子滚开!
   她不过是个女孩,一袋饼干,我赔你……
   你以为赔了就算啦,女孩怎么了,偷东西就该进铁笼呆着。
   这时,同情心泛滥。围观的人纷纷投来怜悯的目光,有几对中年男女上前劝阻大汉,小孩不懂事,饿着了自然想找东西吃,你也老大不小了,别跟孩子一般见识。
   2
   我背着女孩,裤袋里揣着湿漉漉的信封,两步并作一步,一口气奔回了就住的小区,终于仰面朝向天花板,躺在垫子上往死里喘气。
   缓过来后,侧头看了一眼坐在我身旁的女孩。一件破旧的百褶裙套在瘦小身子上,她面无表情,脸色煞白,双眸却一片漆黑。对视几秒,我登时吓得爬起了身子,连人带垫往后挪了半米,腰背死死的贴在了墙上。
   你是人是鬼?这竟然成为了我的第一个问题。
   她没有作答,只是蜷缩着身子,侧卧在地板上,闭上了漆黑的瞳孔,从鬓间低垂下来的发丝在鼻尖微微浮动。
   嗯?!反应过来后,我的脸颊骤然升温又猛地降温。刚才那无礼的行为一定刺痛到她了吧!现在该怎么办?虽然是夏天,但让她浑身湿透的躺在地板上迟早会生病。我可付不起医药费,何况方才赔钱已经损失了我一百多块。我靠,那个大叔贼坑,要饼干钱也就算了,还索要精神损失费。
   想了想以后的日子,不由得叹了口气。我既然把她背回来了,总不能再把她送回去吧。
   先让她洗个热水澡,换身衣服要紧。我在屋内唯一的家具一个香木柜子里翻来覆去,找出了一套早已穿不下的制服,一闻还有股樟脑味,不管,先顶上再说。
   出门购物前,我到浴室放好了热水,又将那套象征我童年的衣服叠的一丝不苟,稳当的放在了她的面前,希望她能明白我的意思,不然,我……
   3
   我向来喜欢晚上去超市购买面包和牛奶,因为面包有打折,牛奶有附赠,不过,现在大白天的,我唯有在街边打包面点回去,希望她能够喜欢。
   雨还是下个不停,就像许多年前的夏天一样,没有休止符。
   我匆忙的赶回小区,希望推开门后看见的是身着制服的女孩,她满脸堆笑的跟我说:欢迎回来!!结果,我只猜中了一半。
   她确实已经沐浴,也已经换上那套制服,却在翻弄我最最珍贵的书籍。我进门一看立马火大了,真相抽她一顿,但碍于辈分和生疏没敢出手,只得笑呵呵的上前哄她,用热腾腾的面点转移注意力。
   我捧着那本植物图鉴,仔细的翻看,还好没有沾染污渍也没有破损。在一般人看来会以为我有洁癖,在医师看来会以为我有洁癖外加强迫症。我只想说,我可以抛弃衣物,也可以抛弃那架香木柜子,甚至可以抛弃金钱,唯独不能抛弃这本植物图鉴。
   它于我是遗物,我于它是主人。
   我收起图鉴,坐在地板上看女孩捧着便当盒埋头大吃,显然是饿坏了,现在问她身世恐怕不太合适吧?我开口问道,小朋友,你贵姓?家住何方?为何一人流落街头?
   她扒面的动作顿了一下,又继续狼吞虎咽。竟然无视救命恩人!!我皱了一下眉头,把音量提升至80%,把态度冷却50%,问,喂,你叫什么啊?呃,她还是无动于衷。
   面点于她是生命,而我于她是……陌路人。
   无奈,无奈,还是先去洗个澡划算,等她想明白自然会说。
   4
   等我洗完澡后出来……我靠,那个小不点又在翻弄我的书。
   刚想发作,门口传来一阵徐徐的敲门声,心想,莫非是房东来收租?!这下不妙,要是让她知道我私藏一个不过七八岁的女孩,她会有何反应?那,反应绝对是相当剧烈!!
   完了、完了、完了……情急慌乱,我拎起女孩将她藏在浴室,随后整衣微笑去开门,出乎意料,门外站着的竟然是优子阿姨,她一脸笑容的向我问好,我也愣愣的向她问好。
   咦!天天,你脸色不太好呢?
   哪里,我精神得很哈。转念一想,说,就是有点累而已,没事的。
   那你好好休息,我改天再来看你。优子阿姨说着提起手中的一袋水果,我犹豫了一下,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便收下了她的那番心意。
   优子阿姨转身离去,不忘向我挥手道别。她就住在楼上,总是说,有事就找她商量,她一定会帮助我,可我绝对不能给她添麻烦,正因为她非常关心我。
   有时候,我会觉得她热情过度,简直把我当亲生儿子看待。
   我关上门,背靠在上边,小心脏砰砰直跳,我说谎了么?应该没有吧,我确实很累,可为什么觉得自己像是在欺骗一样?
   哎呀,现在不是迷惘的时候,既然已经写下了开头,就必须有始有终。
   我踱步来到浴室前,推开半掩的门,看见那女孩大手大脚的翻弄我的书,顿时怒火焚烧,却好像听见她轻声的说,伊莲。
   什么?伊莲??植物图鉴可没有这玩意。快把它还给我!
   她说,我叫伊莲。
   哦,你叫伊莲。
   5
   晚上,我带伊莲去超市,让她挑选自己的日常用品,可她始终是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还得劳烦我一点一滴的问,你想要什么颜色?红色、紫色还是其他颜色?她的回答千篇一律:纯黑色!我靠~牙刷牙膏水杯哪来的纯黑色。
   被折腾到差点跪地求饶,去柜台结账时才发现,那位收银员早就将我烂熟于心,还不停的问,天天,你身旁的小姑娘是谁啊?我深知她的问题别有一番意味,但我不以为意,直接交钱走人。
   你叫天天?路上,伊莲问。
   天南星,小名天天。
   天南星?不就是植物图鉴里边的名字么!
   你记性真好。
   虽然被我赞扬了,但她依然面无表情。
   穿越昏暗的路灯,不知为何,我在她单薄的身影上看到了自己,那是一种落寞,一种走在别人身边却很少举措的落寞。
   夜渐深,窗外夏虫幽鸣。
   我掸了掸垫子,将它铺展开来。伊莲躺在上边,我躺在外边。
   夜深人静的时候,哈啾一声,我从梦中醒来,伸手摸索被单,睁眼一瞧,我靠,小不点用它裹住了全身,正舒服的打鼾。
   果不其然,第二天早上,轻度着凉,直到中午未好转反恶化,直奔感冒发烧。当事人正手忙脚乱的给我拭去额头虚汗,还得跑到外边为我买来热粥,真心感激,虽然这都是她造成的。
   6
   感冒是小事,发烧也是小事,不就两件小事,可正当小事化了的时候,大事紧随而来。
   热浪摇曳的正午,我和伊莲躺在地板上翻看植物图鉴,忽然,响起一阵急促的叩门声,这声音听着很猛烈,既不是房东更不可能是优子阿姨,那会是谁呢?
   我抬了抬下巴,意思是,你去开门好么??
   伊莲眨巴眼睛,之后,我就百不情愿的起身,懒散的来到门口,一开门,那一瞬间,我顿时怔住了,这……来的都是谁啊,黑衣黑裤黑圆帽,对了,还有墨镜。
   无间道??这是我最干脆的问题。
   那帮一身漆黑的人无视我的存在,直奔屋内,我还没来得及阻拦,他们就把十几平方的空间围的水泄不通。
   我一头雾水,搞不清状况,直到伊莲从他们胯下逃出,跑到我身后,死死的扯住我的衣服,我才幡然醒悟,这些家伙是冲着她来的。
   我管你们是无间道还是有间道,别想打伊莲的主意,有真本事的跟我出去斗,话音未落我感到后脑一阵剧痛,分明有钝器砸在上头。我一个趔趄瘫倒在地上,在完全失去意识之前,我听见伊莲的哭喊声。
   当我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一张柔软洁白的床铺上,身上穿着一套病号服,大概是脑震荡,送医院抢救了吧。
   突然,我想起伊莲的事情,也顾不上疼痛,鼓足劲头坐起身子,睁开朦胧的双眼,映入眼帘的是一张焦急万分的脸庞,优子阿姨??
   天天,你怎么能这样,有什么事就跟我说,怎么能想不开呢??
   想不开?这意思是我自寻死路,我哪有啊我,我是被人迫害的。
   被人迫害?优子阿姨一脸惊愕的看着我。
   我把一切如实交代,还没等我说完,她便一脸困惑的捧起我的手掌,问,你不是割腕?
   割腕……我朝自己的手腕看去,上边严严实实的扎着绷带,轻轻动弹还隐隐作痛,哇靠,这是怎么回事??
   莫非,他们想灭口,还伪装成自杀?优子阿姨一脸苍白,她看着我的手腕,声音止不住的颤抖,说,那个女孩该不会也出事了吧?
   这……应该不会吧,如果他们想杀害伊莲,为何还要费事的将她带走?
   我不是说过了吗,有事要找我商量!一个个都是傻小子!!优子阿姨撂下这句话便走了,她去报警了。
   后来才知道,优子阿姨也有自己的孩子,可几年前,他隐瞒了被同学玩弄的真相,承受不了残酷的折磨,割腕自杀。
   我是在重蹈覆辙么?
   我是傻,有多么多么的傻。
   7
   待我恢复少许,便到警局录口供。民警调动了所有监控录像,原本以为,很快就会有收获,可日复一日,只有徒劳和失望。
   伊莲失踪后第7天深夜,民警接到底线的讯息,那帮黑衣人再度出现在小区街口,警官闻言立即带人奔赴现场作战。我按捺不住内心的焦虑,也偷偷跟了过去。
   交涉决裂,两帮人马开始交火。我乘机躲进一辆保时捷后车厢,身上带着从警局偷来的微型对讲机。我敢断定这辆车就是那伙黑衣人停在此地的,因为它里里外外被喷上了浓厚的黑漆。
   而且,我也认为黑衣人绝对斗不过民警,只得开车逃亡。我躲进车厢后不久,便感觉到有人上车的震动,很快的转为车辆行驶的飘移感。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早已汗流浃背,也不知道这辆车是在前进还是在后退,我本想向民警提供即时信息,却没想到自己会因空气停滞而昏厥过去。
   等我醒来时,分明感觉自己被捆绑住了。睁开了沉重的眼皮,第一眼看见的便是躺在我身旁的伊莲,她一脸憔悴,虚弱的啜泣。透过低垂的鬓发,我看见了那双漆黑的眼睛,黑洞洞的全是不幸。
   我装作一脸坦然,有始有终是我的信仰,何况眼下还不到绝望的时候。我仔细观察周遭的情况,脑袋快速运转,到底怎样做才能化险为夷?
   就在我尝试解开绳结的时候,匆忙的脚步声不绝于耳,我抬头看去,那伙黑衣人正疾步走来。这里是一废弃的旧工厂,杀了我们,毫无顾忌。
   你……快把遗书交出来,我可以考虑饶你不死!
   我不求自生,但求一死。你们必须放了伊莲。我在心里忖度,遗书是什么,反正对他们很重要。
   妈的,你想死,老子送你一程!!
   你这个白痴,杀了他,我们永远也找不到遗书。领头的正言道,行,你快说!
   要我先说?你以为我跟他一样傻呀!先放人,不然我就咬舌自尽,反正横竖都是死,我怕什么?
   伊莲瞪大眼睛看着我,其实,我也不知道自己哪来的勇气,可能是《无间道》看多了吧。
   好,放了她。领头的示意手下赶紧放人,同时还使了一个很隐蔽的眼色。
   别以为我不知道。我要亲眼看着她平安无事的离开,之后,我就带你们去找那份遗书,找到后,你们可以如愿以偿的杀了我,怎样,这笔生意不错?
   你……领头的脸色陡转,他大概没见过有像我这样痴迷于死的青年,其实,我心脏那个狂跳啊,没晕厥算是我底子好,承受负载还在允许范围内。

评分

参与人数 1金币 +12 收起 理由
珩梧 + 12 为文笔点赞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院系
化学学院
级别
2013级
 楼主| 发表于 2014-5-18 14:50 | 显示全部楼层
   8
   在之后的十几分钟内,我坐在车头忽悠,一会说往右拐,一会说往左拐,搞的这群“无间道”像是无头将苍蝇,到处乱闯。
   当然,他们很快知道我是在逗他们玩,有几个气急败坏,拿枪顶着我的脑门。我倒是泰然自若,我的内心告诉我,只要我露出一丝的恐惧,一切玩完。
   我不得不相信自己的演技可以盖过生理冲动,可我却无法预料,我的生命将何去何从——在一个急转弯的路口,我迅速起身,撞在了驾驶座的黑衣人身上,这辆昂贵到我一辈子也买不起的保时捷,在剧烈的刹车声中,撞过围栏,直奔天桥之下,那里是一块空地。
   本以为车毁人亡,后来才发现自己福大命大,空地上竟然有一堆建筑用砂,而且,有个人垫底缓冲就是不错。在医院躺了个把月,回头还是神清气爽,毕竟这件事就这么了结。
   伊莲销声匿迹了。
   很快迎来了秋天。
   一个人静静的躺在小屋内,想看窗外落叶飘然而过,睁着眼睛却昏昏欲睡,一闭上眼睛却又看见那双漆黑的眼。我翻转身子,打开植物图鉴,在夹层里发现那一纸遗书……
   家族的权钱争斗,为了一纸遗书,竟然不惜大动干戈,连“无间道”也请来,身为千万财产的指定继承人,伊莲势必是强弩所向。
   她眼中的世界与我的截然不同。相见是一场罪,可我还是在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院系
政法学院
级别
2011级
发表于 2014-5-22 18:18 | 显示全部楼层
还是那种令人酣畅淋漓一眼看完的阅读感,但是觉得剧情有点浮夸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院系
化学学院
级别
2013级
 楼主| 发表于 2014-5-23 22:59 | 显示全部楼层
珩梧 发表于 2014-5-22 18:18
还是那种令人酣畅淋漓一眼看完的阅读感,但是觉得剧情有点浮夸了。

我还有更加浮夸,陈奕迅告诉我,这是一种艺术形式。你还想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院系
政法学院
级别
2011级
发表于 2014-5-24 13:04 | 显示全部楼层
艾尤尔 发表于 2014-5-23 22:59
我还有更加浮夸,陈奕迅告诉我,这是一种艺术形式。你还想看?

那首歌我也喜欢,不过文字浮夸有种华而不实的感觉,如果你能带给我恢弘的感觉,就敢敢发过来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院系
化学学院
级别
2013级
 楼主| 发表于 2014-5-24 13:20 | 显示全部楼层
珩梧 发表于 2014-5-24 13:04
那首歌我也喜欢,不过文字浮夸有种华而不实的感觉,如果你能带给我恢弘的感觉,就敢敢发过来吧


已经发了。其实,只知道有这个歌名,却从未听过,我只听动漫歌曲。以后就发短篇,无需填坑,玩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联系我们|嘉应学院梅水徽音 ( 粤ICP备05007487号 )

GMT+8, 2021-2-27 12:16 , Processed in 0.124747 second(s), 22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